關閉
028 8557 9934

新疆學員微信

掃一掃報名學習

首頁 > 交運動態 > 最新動態 > 道路運輸駕駛員繼續教育“24學時”竟幾分鍾…
2014.06.27道路運輸駕駛員繼續教育“24學時”竟幾分鍾搞定(圖)

        

A駕校交177元參加繼續教育駕駛員就照3天相


  然而自政策執行以來,安徽商報多次接到駕駛員投訴,稱該繼續教育完全是形式,交了177元培訓費和教材費後,根本學不到東西。

  6月17日,記者聯係上一位供職於某物流公司的駕駛員陳棟(化名),他正準備進行從業資格證換證。當日上午10時,記者一行來到合肥市運管處,在從業資格證辦理窗口,工作人員告訴陳棟,“你先去學習3天,學完了再到菠萝导航這5號窗口來換證。 ”

  其後,陳棟就近選了一家地處高新區有資質的A駕校,進行所謂的繼續教育。根據交通部門的教育大綱,繼續教育總計應不少於24課時。其中,理論學習、實訓操作、專家授課各占8課時。

  以下是陳棟3天繼續教育的“學習”實錄。

  第1天報名·繳費·拍照

  17日上午11時,記者陪陳棟來到A駕校,在報名大廳,陳棟出示了身份證、舊從業資格證等證件後,工作人員讓陳棟交177元錢,並甩過來一本書。陳棟稱“我不買這書可行?”工作人員稱,“不買哪行?不買你學什麽? ”

  交完錢拿到收據後,陳棟被安排去拿駕駛員繼續教育學習卡。11點13分,陳棟來到駕校的模擬教室進行“學習”。一名年紀較大的男子將學習卡收過去,用電腦攝像頭給陳棟拍了照,然後在繳費收據上劃了道勾,說“好了,你明天上午再來一趟,22日上午再來一趟。 ”

  記者計算了下,整個“學習”過程幾分鍾就“搞定”。對於拍照的用意,該男子稱,“這就證明你來駕校學習了。 ”

  為監管各培訓機構培訓情況,合肥市研發了繼續教育培訓與監管係統,駕駛員學時進展情況,由培訓機構的培訓係統傳到運管部門的監管係統,對學員拍照存檔,正是該係統規定的硬指標之一。調查發現,這也成了各培訓機構向運管處證明“學員來了”的慣用套路。

  第2天隻是拍個照

  6月18日上午10時,記者陪陳棟再次來到A駕校,在“學習”前,陳棟來到報名大廳,想把工作人員頭天開的收據換成發票,拿到單位報銷。工作人員很為難,說,“你報銷的話,我隻能給你開144塊錢發票,33塊錢書費是不能開票的。”她解釋說,這144元培訓費是駕校收取的,可以開票承擔稅務,“33元書本費是代運管處賣的,菠萝导航一分錢不掙,開票的話菠萝app下载网址进入免费還要往裏麵貼稅。 ”

  開完144元發票後,陳棟再次來到模擬教室,這次“學習”的內容還是照相,一名年輕小夥讓陳棟坐好後,鼠標一點就取完相了,然後又在陳棟的學習卡上劃了道勾,“好了,你22日上午再來一趟就行了。 ”

  陳棟稱自己22日沒時間,想19日就來。小夥子同意了。

  第3天再拍照·學習結束

  6月19日上午9點半,記者又陪陳棟來到A駕校,“學習”任務仍然是照相,拍完照後,陳棟來到一辦公室,工作人員給其開具了《道路運輸駕駛員繼續教育合格證明》,讓其自備兩張帶身份證號的一寸免冠照片,去運管處就可以換證了。

  準備好照片後,記者陪著陳棟第二次來到運管處,在5號窗口,填完一張換證表格後,陳棟很快拿到了新發的從業資格證。證上繼續教育記錄一頁,蓋著“皖合肥市繼續教育合格專用章”,並標注“至2016年6月16日前參加繼續教育”。

  陳棟的這次繼續教育經曆,就是跑了3次駕校,照了3天相,除了那本壓根沒翻的繼續教育教材,沒學任何東西。

  B駕校怕露餡要求學員次日再去換證

  在運管處業務大廳,很多前來辦從業資格證業務的駕駛員,都直稱這個繼續教育“太形式”。記者采訪了在不同培訓機構完成繼續教育的駕駛員,發現各家的寬鬆尺度不一,嚴一點的培訓單位讓學員看警示教育視頻,待喊到名字,就可以拍照走人。鬆一點的則隻給學員照相,壓根沒有任何教育內容。

  昨天上午,記者來到B駕校。該駕校每天上午9點半開課。當日上午9時25分,模擬教室開門,10多名駕駛員進去後,投影儀上開始播放交警部門製作的車禍警示視頻,時長約20分鍾。視頻放完後,一位老師花約10分鍾講解新交法扣分規定。

  10:05,課上完了,一名女工作人員進入教室,開始依次給每位學員照相。照相前,男老師特意叮囑台下學員,“今天是第三次來的學員,等會拿到繼續教育合格證明後,下午不要去運管處換證,明天再去。不然運管處不就知道你今天沒學滿8小時了嗎? ”

  C駕校不強迫學員購買培訓教材

  6月23日上午11時,記者又來到C駕校,在此參加繼續教育學習的駕駛員,也絡繹不絕。記者在該駕校報名大廳留意到,學員可以直接交144元培訓費,不用掏33元買教材。

  記者在該駕校模擬教室觀察了10多分鍾,共有5名駕駛員前來“學習”,和A駕校一樣,工作人員讓學員拍張照片就算完事,連視頻都沒放。記者其後以駕駛員身份,問該工作人員,是不是拍3天照就可以了。對方答道,“頭兩天來拍個照,第三天來拍完照,還要聽個課,時長在一兩個小時。 ”

  變味的繼續教育

  菠萝导航無需去質疑繼續教育新規出台的本意。然而,當所謂的繼續教育,成了一種培訓方糊學員、駕駛員糊運管處的“和稀泥”式運動,一個意在提升行業形象的政策,反過來成了某些機構、某個行業亂象的探照鏡。

  尷尬卻無法回避的是,政策的受益方駕駛員,除掏了177元外,他們收獲了什麽?或許,他們窺見了一個行業的變形。抽絲剝繭,誰能想出究竟誰真正從政策中獲益?如何消除政策執行的灰色地帶,讓被架空的繼續教育落到實地,是擺在運管部門麵前的嚴峻命題。